南宮浩
  70後足球迷的幸運之處在於,他們有機會目睹馬拉多納在全盛時期創造的一個又一個的綠茵奇跡,並大可以用同情的口吻對80後、90後的後輩們說:我們那個時代的足球才叫足球!
  足球運動員分為兩種,一種是馬拉多納,一種是其他人。不管“其他人”是貝利、肯佩斯、尤西比奧、克魯伊夫,還是齊達內、羅納爾多、梅西、C羅,都只能列入第二種。雖然他們個個是巨星,但是,他們是被世界杯的舞臺燈光照亮著,使人們看到了他們的傑出表演並嘖嘖稱奇。唯有老馬,他才是點亮燈光的那個人。是他的黃金左腿一次一次擦亮了世界杯,使它成為了光芒四射、萬眾仰望的世界之杯。連舍甫琴科都說:“足球比賽不是靠一己之力就能拿下來的。能做到那種事的,這世界上只有一個名叫馬拉多納的球員。”
  是的,1986年世界杯就是馬拉多納一個人的世界杯,這一點即使是貝利,也沒有做到。然而我錯過了,因為那一年我還是個小學生,根本不知足球為何物。所幸的是,我沒有錯過“意大利之夏”。
  那個夏天,我正讀初三,完全是一個青澀得甚至有些自閉的男孩;但也是從那屆世界杯之後,我正式進入青春歲月,血液里流淌起年少的熱情、好鬥的衝動和英雄主義的情懷。我變成了一個終身熱愛足球運動的男人,樂在其中樂此不疲,甘當三流業餘球員,憑著一張老臉濫竽充數直到今天。
  我很感謝1990年世界杯,它適時地出現在我15歲的青蔥歲月,我更感謝馬拉多納、蘇格拉底、普拉蒂尼、魯梅尼格、桑切斯、瑟勒芒斯、卡雷卡、希福、埃爾克耶爾、弗朗西斯科力、羅梅羅,是他們讓我愛上了足球。
  昨晚又重溫了一下往屆世界杯的視頻,儘管像素不高,畫質模糊不清,但依舊能感受到當年的激情。那時候的世界杯是這麼個純粹的物事:歐洲和南美一幫爺們,玩著足球,誰也不服誰,便找個地方分個高低。就是這麼簡單的事,感覺跟政治、金錢的關係沒那麼緊密。不像現在的足壇,把足球搞得很莊嚴,很正式,很無聊。那時球場沒有現在的高科技,但是,那幫爺們沒有任何束縛,踢得極其自然、野蠻、優雅、血統純正,那才叫足球!
  暫且忘記當今像電子游戲一樣的比賽,暫且忘記當今像機器一樣的球員,看看那些年意大利對巴西、對西德、對波蘭的比賽,看看法國與西德的爭鋒,看看當年的巴西阿根廷的巔峰對決,看看博涅克、魯梅尼格、費舍爾、佐夫、普拉蒂尼、阿爾托貝利、羅西、蘇格拉底、濟科,看看當年的伯納烏球場,欣賞一下當年意大利隊的隊服,欣賞一下普拉蒂尼的優雅,蘇格拉底的腳後跟橫傳,馬拉多納於亂軍之中取上將人頭如探囊取物,你就知道真正的足球該是怎樣的了。  (原標題:那些年,我們仰望馬拉多納)
創作者介紹

lifewave

qb60qboud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