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過兩個月,2014屆高校畢業生就將進入“畢業季”。那些靠國家助學貸款或助學金上大學的寒門學子們,有多少人工作已有著落?多少人就業尚懸在“空中”?哪些因素影響他們找工作?
  不拼“爹媽”,靠實力敲開就業之門
  “已通過單位面試,眼下正在實習。”8日中午,鹽城工學院服裝設計與工程專業大四學生霍如龍告訴記者。
  家在贛榆農村的小霍,大學4年拿到3次專門用於獎勵優秀貧困生的國家勵志獎學金,學校獎學金幾乎每個學期都拿到。臨近畢業,小霍又靠自己的實力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。在去年底學校舉辦的一次校園招聘會上,他被南通一家擁有2000多員工的服裝企業相中,實習期間月工資1800元,包吃包住,實習期後月薪3000元左右。對此比較滿意的小霍,想法很實在:“剛畢業的大學生,要求不能太高。”
  採訪中,記者發現,像小霍這樣不是通過“拼爹”、“拼媽”找到工作的貧困學子不在少數。揚州大學光信息科學與技術專業2014屆畢業生盧梓琮,家庭經濟特別困難,入學之初由於身體素質較差,加上性格內向,成績一度下滑。後在老師“一對一”幫扶及國家助學金資助下,他不僅順利完成學業,畢業前夕又被上海一家數碼公司錄用,實習期工資就在5000元以上。揚大物理科學與技術學院副院長王春雨介紹,近3年,該院獲得國家助學金的畢業生100%就業,且工作都比較滿意。
  兩成寒門學子存在自卑心理
  也有一些寒門學子臨近畢業工作尚無著落。
  南通大學廣播電視新聞學專業的小卓,來自湖南張家界農村,想留在江蘇的他找工作屢屢碰壁。“學校的牌子和所學專業都不占優勢,加上沒有‘關係’,求職真挺難的,求職成本也讓人吃不消。”
  家境貧寒的李彥(化名)去年從南廣學院畢業,到現在還沒找到一份像樣的工作。小李認為,三本院校找工作最管用的是關係。“像我們這類院校的畢業生,就業好的有兩種情況:一種是能力特別強的,這種情況屬於少數;一種就是靠關係,像三本院校的學生篩選簡歷這一關就過不了,但有關係則另當別論。”
  南京一家高校2014屆本科畢業生中有貧困生1360人,截至4月1日,這個群體的就業率為33.01%,其中落實就業單位的200人,占14.70%,考上研究生的249人,占18.31%。“就業百分比處在變化中,隨著找到工作人數的增加會不斷被刷新,初次就業率到8月底才能見分曉。”相關負責人表示。
  南京林業大學老師陳一良,來自湖北農村,對貧困生找工作難感同身受。即便是經濟條件真正不好,各種獎助學金也能改善貧困生在校境遇,而無法改變的是貧困生的家庭背景。“現在學生就業依靠家庭背景的情況比較普遍,而寒門學子只能靠自己。”
  南通大學學工部副部長張莉莉告訴記者,農村學生普遍較靦腆,又缺少人脈等資源,所謂“找工作沒門路,想創業沒本錢”。
  清華大學媒介調查實驗室通過網絡調查了1050位被學校認定為貧困生的大學畢業生,超過70%的受訪者認為影響就業結果的主要因素是“自身綜合素質”;其次是“家庭的社會關係”,有接近60%的受訪者認同這個觀點;“存在自卑心理,不願去嘗試與追求”的也占了約22%。
  寒門學子更盼“有形之手”相助
  與家庭經濟條件較好的畢業生相比,寒門學子們找到工作的願望與需求更為迫切。
  張莉莉認為,政府、學校、社會應對貧困生就業給予更多的關註,在教育公平的基礎上實現“就業公平”。
  “社會資源滲入就業不可避免,所以國家要進一步營造讓畢業生公平競爭的環境。”陳一良建議,進一步推進社會化考試制度,減少用人單位內部考試,以此來抗衡社會資源滲入。
  調查顯示,在面臨就業困難時,近70%的受訪者表示最希望獲得來自政府的援助,其次是獲得學校的幫助與支持。在問及“需要政府和學校提供哪些就業幫助”時,受訪者提到最多的是希望政府和學校提供就業信息,其次是政府的優惠就業政策。
  記者瞭解到,為幫助貧困家庭畢業生就業,有關方面做了不少努力。河海大學對貧困生就業實行“全員參與、全程幫扶”,即建立領導、教師、輔導員、校友、基地導師等聯動幫扶機制;在貧困生入學第一、二、三、四年分別開展職業生涯啟蒙教育、職業生涯決策教育、就業技能培訓及勵志性援助等。該校就業指導中心主任劉成鋼表示,貧困生也要註意剋服自卑膽怯心理,強化競爭意識,形成面對就業不畏挫折的進取心態。“部分企業對貧困生存在就業歧視應該改變。”
  省高校招生就業指導服務中心副主任陳艷告訴記者,該中心即將實施困難家庭大學生就業能力提升計劃,開展“江蘇省2011年新入學困難家庭大學生就業能力提升工程”集訓等。此外,還將試運行“就業能力提升網上培訓系統”,實現視頻遠程教學、在線答疑、網上互動、教學效果實時反饋等功能。
  本報記者趙曉勇 付 奇
  陳月飛 蔣廷玉
  (原標題:暖手相助,給寒門學子就業公平)
創作者介紹

lifewave

qb60qboud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